武陵人走后怎样

Chenxiao Ma | May 20, 2018

走在古北水镇的马路上,手里端着一杯冷萃,果然咖啡豆里过度烘培的焦糊味被冷萃完美过滤掉了。青石板路歪歪斜斜,导航带我走上一条一人宽的阶梯,两边的墙上路灯亮着,好像放学的孩子走在回家的路上,心满意足无忧无虑。

公司组织出游团建,到了古北水镇吃两顿饭住一晚。我把安排的所有流程走完,越想越确信这次旅行就是为了让我写出上面这段话,然后配上所有人的笑脸和“能与这个 team 一起做 project 真是太高兴了”云云,发一条朋友圈。

确实不得不赞叹这个景区对游客的奉承。景区门口就是一家星巴克,走进去就是一千米的商区,大多是义乌生产的纪念品,或者是自带网红光环的甜品店和咖啡厅。小马路地面都是石板,两侧都是粉墙黛瓦,就连随处可见的枪机摄像头也漆成了墙的颜色。“客栈”、“食铺”、“画坊”、“鞋庄”一类的店名写在牌匾上,画在旌旗上,都丝丝入扣地符合游客对古镇的想象。当看到凉亭里椅子后背墙上竟然有 USB 插座的时候,我不禁为运营团队的设计精心拍手称赞,但又不由得想起这里的每一栋墙里,都早已密布了整齐的电线,早已流淌着“血和肮脏的东西”。而这个景区最大的营销要点,长城,千年前被辛勤的劳动人民用血汗筑成,今天也已经被更辛勤的劳动人民驯服,生存的最后意义只是被展览。

人都会活成人类想让他变成的样子,这个小镇也不例外。

五一跟同学去台湾。十年前的以九份那家茶社为原型的《千与千寻》,讲述的(也许)是人类对环境的污染。然而追求所谓的人与自然的和谐,却依然是人类对自然的改变。大自然的一事一物,都随着人类的好恶而或生或灭。保护物种多样性若是没了“对人类生存有利”,恐怕就再也找不出合理的理由。然而讽刺的是,每一个属于人类的人,并没因为这样的权力而变得自由。每一个各自缤纷多彩的人,都在被社会评判和筛选。恰好出生时擅长读书和考试的人,被称为优秀和完美;而恰好擅长和喜欢捕鱼的人,只能要么拼得头破血流却一事无成,要么幸福且贫寒地度过一生。

所以如果是在今天,武陵人从桃花源走后,恐怕即使太守不复得路,桃源中也自有人不甘无人问津。修好阡陌交通,摆好鸡犬相闻,让老人孩子演出黄发垂髫怡然自乐,最好也再针对不同的游客做一番宣传:若是西域灯塔国前来,就讲自己是海上映照着灯塔的孤岛;若是天朝上国来了使者,就讲一番统一大业。

周立波说旅游就是从自己活腻的地方,到别人活腻的地方。然而如果社会说你这里就是所有人理想中生活的地方,你又怎么能不装作没活腻呢?


Buy me a coffee?